歐美圈遊蕩
→Gotg勇度/星爵,Spideypool,Thilbo,Hannigram,McSpirk,Merthur
基本無雷,作品中其他CP也吃吃吃,歡迎來聊♡(*´∀`*)人(*´∀`*)♡

愛蒼穹,愛一騎,總一微逆可

到處吃吃落跑的一團生物:3
在看到糧食時移動極快請別被嚇壞,腦洞分分鐘擴展合不起來
灣家人(๑ơ ₃ ơ)♥

(下)

身旁的Frodo愉悅的沉默著,一股安逸的寧靜圍繞著兩個Hobbit。
多年以來的第一次,Bilbo感到徹底的放鬆,不比瑞文戴爾歡樂,卻比一生都更加喜樂安寧。
他靠在船頭感受涼風溜過臉頰,輕輕的耳語著什麼但並不要人聽見。

他終於能夠拾起那些忘卻的過往。

十三個月後的那一晚,Bilbo把一切全壓進箱底緊緊鎖上,那是他以為自己終其一生都不會再碰觸的傷口,不再撕裂卻也永不痊癒,只是靜靜的在那,偶爾想起時疼個一時半刻,觸目傷情。
他每天忙碌,耕種或收割,埋頭苦幹讓自己疲累於農事,渴望一躺下床鋪就能安眠到天明。
事實是,他從未一夜無夢,他總是夢見刀鋒明晃,箭矢疾削髮絲,鼻腔間盡是北風吹不散的濃厚血沫。
他開始恐懼黑夜,他害怕做夢,他痛恨一次次看見腥紅染盡孤山嶺自己卻無能為力,瘀黑佔領他的雙眼,他不願再參與任何一個Hobbit們鍾愛的慶典聚會。
那樣歡聲笑鬧的場合只讓他覺得孤獨,再多Hobbit的熱情也比不上他的矮人們胡鬧。
駐紮在心的缺口不斷灌著呼嘯而過的北風,深夜他抗拒成眠,清晨的日光刺痛了雙眼與一切無力掙扎的絕望,所有色彩與聲響只是提醒他萬谷空寂的迴響,後來他乾脆閉門不出,把自己鎖在太空曠的袋底洞裡,用被刻過字跡的綠門隔絕自己與世界。

Bilbo以為就這樣了,那樣多的空虛與孤寂注定與他相伴一生,又或是他終將因此消亡。

直到他收到親愛的Drogo和Primula的噩耗。
他們的一切都被瓜分,包括他們的兒子,那個被留下的小男孩。

對此Bilbo只是沉默,他對於爭奪毫無興趣,也不認為自己能照顧好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尤其在他返回夏爾之後。
他早就不在意食物冷熱,不在乎一天吃了幾餐,在旅途的那陣子他經常迫於當下情勢而不能進食,漸漸的食物對他已經不是那麼重要,那對Hobbit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
儘管旅途結束多年,過往的習慣還是活在身上每一個角落,不到飢餓不堪Bilbo幾乎是本能的忘記用餐。
他會使孩子餓著或著涼,孩子跟著自己也學不到什麼,他早就不是一個受人尊敬的Hobbit了,並且他以此自豪。
直到他看見那個黑髮藍眼的小傢伙在爭執聲中抿起嘴唇,無措卻故作堅強的樣子,Bilbo立馬上前牽起孩子的手。
那雙藍眼睛中的恐懼讓他不忍,他怎麼捨得放任男孩獨自一人。
他或許不會,但他能學做一個好家長,就像他學會怎麼做一個飛賊一樣。

小傢伙叫做Frodo,他叫自己Bilbo,小小的孩子有好多東西不懂,Bilbo只得從頭教起。

為了教導Frodo顏色和花語,Bilbo終於重新照料起花圃,畢竟花草的認知對Hobbit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如同礦石對矮人或森林之於精靈。
在第一年百花燦爛的春天,孩子一朵朵指著大聲背誦它們的色彩和意義,在鳶尾之後他突然安靜了下來,一下子跑到自己身邊揪著袖子問那是什麼。
他只消一眼就全然心碎,Frodo還小不懂得Bilbo過長的沉默,他想哭,但他沒有,孩子因此好好的記住了所有顏色並給自己挑了雙藍紫色的拖鞋,他也就任由對方喊著那是野牡丹,他任由自己每一天都想起那些人並沉在心底。

所有的花語只有這一個他沒有教導Frodo,Bilbo從來也沒有說出口那是『英勇的犧牲』。



Frodo曾指著庭院那棵橡木問,它會高得像哪座山呢,曾是目標的山脈就這樣滑出口,Bilbo毫無預警的被自己愣著了。
但Frodo只是歡鬧的叫著,他有一天會沿著庭院的橡樹爬上孤山。
真是如此那該有多好,Bilbo嚥下了口中徘徊著的苦澀,不敢再想,只是揉順Frodo一頭亂翹「那你需要好好鍛鍊才行,不然爬不到山上。」
為此小傢伙還真的做起訓練,那陣子每當Frodo又不見的時候Bilbo就去庭院看,看孩子小小的手緊抓著粗礪的樹幹,通常Hobbit母親們看了會大呼小叫,帶著責怪的神情瞪著Bilbo。
而每次Bilbo都只是聳聳肩,在樹下喊著孩子下來吃飯,小東西就會從翠綠中探出黑腦袋,靈巧的溜下來,告訴他今天又爬高了多少。
Bilbo也沒少被那些母親指責,她們不斷的說Frodo可能會摔斷手腳,甚至喪命,那棵樹對小小的Hobbit來說太高大了,Bilbo怎麼能讓Frodo在樹上玩耍。
飛賊總是點頭示意他知道了,在女人們氣呼呼的碎念下把Frodo拉進門,再禮貌的把門摔在她們臉上。
隔天Frodo依舊會出現在樹幹間,Bilbo只是抽著煙斗吐出一圈又一圈。

Bilbo從來就不相信Frodo會跌下來,那可是橡樹啊。


Bilbo從不回答Frodo那一桌茶點是為了誰,下午茶永遠是準時豐盛的呈現在桌上,無論Bilbo有多忙,他從沒有一次失約。
那是他空虛生活中唯一的慰藉,每一天Bilbo都等著門扉被大力敲擊,甚至再一次被撞倒在地。儘管他知道矮人們有多麼忙碌,但他總忍不住想,說不定哪一天他們會再來訪。
為了那一天,他可不能不做好準備。
他準備了夠整座孤山矮人吃十天的分量,確保他的儲藏室不要被一群粗魯的矮人騷擾,在長桌上疊得高高的餐盤絕不會讓他的朋友們餓著,就連Bombur肯定都會撐得走不了路。

這次他多準備了盤子,就算那兩兄弟摔碎了他也不會生氣的。

然而那些茶點最終還是歸回了儲藏室,或者進到Frodo和朋友們的肚子裡,畢竟孤山終究還是離夏爾太遠。
Bilbo知道的,所以他告訴自己浪費食物不是教育Frodo的好品德,那些多的驚人的份量終於減少得能放進幾個木籃,只有在每年霜雪飄落之日才又會多出一些。

他還等著那一個遲來的敲聲。

思緒依舊纏繞得他疼,數百個難熬的白晝黑夜也依舊消磨著他,但照顧小傢伙耗費了他幾乎所有時間與力氣,忙得他沒有時間去哀愁,沒有精力去悲傷。


而在又一個孩子噩夢的夜晚,Bilbo終於說完所有那些Hobbit的快樂故事後,他開始說起他的故事。

「In a hole in the ground there lived a hobbit.」

後來他終於有勇氣拿出那件旅途的衣裳,把每一塊掉落的缺陷補好,每一處布料的質感都讓他顫抖,針尖刺著他的手指推出血珠,他不疼,但雙眼痠澀的淚水搖搖欲墜,Bilbo眨起眼,滴落的伴隨血珠暈出朵花。
他開始學習他們的文字,畢竟如果Thorin給了他什麼矮人的暗示,他至少要能發現,Bilbo想,因為他的矮人是那麼自大又蠢得可愛,就連告白都嗑嗑巴巴的呢喃那像貓吐毛的凱薩德語,說完才想起Bilbo聽不懂。
而Bilbo才不相信那是什麼傳統。

再後來當他知道Frodo還活的好好的,他鬆了口氣幾乎笑得要落淚,一想到再遲些就讓Bilbo膽顫心驚,他不能失去那孩子,他還那麼年輕不該被蒙上死亡的陰影。
他的Frodo是那麼漂亮又惹人憐愛的孩子,活潑勇敢不免調皮卻比其他孩子都多一份貼心,Bilbo不能想像有誰不會愛他,但他所看見的不僅是那些。
每當他看到這個有著黑髮藍眼的孩子時,他總是不由自主的想起故人來。

他也是這般黑,纏結成象徵種族的長辮,那些粗糙的髮絲滑過飛賊的掌心,被揪著編成了鬆垮垮的樣子,矮人只是愣愣的看著那些辮子,隨後爽朗的笑了笑哈比人臉邊困窘的紅說他很喜歡。

孩子的藍眼睛是湖水澄澈而清明,但山下之王的雙眼盛滿了整個宇宙的星辰,Bilbo見過那雙瞳仰望遠空燃燒純粹怒火,也見過同樣焚燒炙熱的戀心映在眼底。


他想他從來就沒有忘記過Thorin。


他曾在黑夜之中想,他是個能從巨龍腳下偷走金杯的飛賊,他被寫在矮人的傳說之中就如巫師一樣神奇,但怎麼就是無法從死神手上奪回愛人的性命呢?
Bilbo只能看著冰雪矇過他的眼,恐懼耳鳴著讓他聽不清Thorin的聲音,那低沉微弱的聲音絕響在荒原,那年寒冬終究還是奪走了他的世界。

他擁有眾人希冀的一切,他卻只想要最簡單的一眼。

多少孤寂的年月啊,他再也不可能重回旅途開始前那個快樂的Hobbit。

但他想起來了。
那戒指曾經影響了他,他忘了一切美好,只剩悲傷與愁苦纏繞在心中,孤寂與瘋狂逐漸侵占了他,他忘卻一切他們的曾經,只有在每年大雪紛飛的之際,對故人的思念才能使他掙脫一時半刻,但他現在全記起來了。

所有好的,壞的,所有關於你的一切。

他想起Thorin嚴肅的面容不笑,但他喜歡親吻,矮人王子的吻與外表相差甚遠,他特別喜歡在自己不經意時偷吻,臉或唇,他比起自己稍高的體溫蘊含著滿滿的柔情貼著自己,就像要把人溺死一般,毫無保留的全部給予Bilbo。

他想起那場晨光剛透天際的山崗,他胸膛的心跳聲大的刺耳,Thorin肯定感受到了,但他還是把自己緊摟在懷,用強壯的手臂把小小的人鎖在胸口,讓Bilbo知道對方同樣澎湃的心音。

他想起他最後顫抖的唇瓣說了:

Goback to your books,
冰雪落在他的唇瓣化不成水,萬里之外的Bilbo翻下了另一頁。
and your armchair,
Frodo又一次哭著醒來,他把孩子抱上膝頭輕輕搖晃。
plant your trees, 
種子破土而出,伸展的繁盛照看著孩子與自己。
watch them grow.
橡樹枝葉伸展映照著整個袋底洞,最後他撿起了橡果。

他做到了每一項他的願望,完成了Baggins的完美人生。
現在輪到Bilbo了。

Don't you dare.

Bilbo瞇著的雙眼有點沉重,他感覺血液又重新流動,不斷退後回溯到停止的那一霎那。
那顆隨著Thorin一起冰封在六尺之下的心又再度鼓動。


接著要往哪裡去呢?

他不用穿上秘銀,他從來就不害怕Thorin,他只需要帶上刺叮,把前方的阻礙斬斷。

前途茫茫,後再無路。

他已經準備好進行另一趟冒險了。

评论(14)
热度(25)
  1. AlecNights游蕩小淤淤 转载了此文字

© 游蕩小淤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