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圈遊蕩
→Gotg勇度/星爵,Spideypool,Thilbo,Hannigram,McSpirk,Merthur
基本無雷,作品中其他CP也吃吃吃,歡迎來聊♡(*´∀`*)人(*´∀`*)♡

愛蒼穹,愛一騎,總一微逆可

到處吃吃落跑的一團生物:3
在看到糧食時移動極快請別被嚇壞,腦洞分分鐘擴展合不起來
灣家人(๑ơ ₃ ơ)♥

(上)

大約一年前為了社刊寫的Thilbo,和自己約定了要找天丟上來練練膽子,剛好今天放榜結果還不錯就想著一股作氣把文丟上來了・*・:≡( ε:)
大概有OOC也有與原作不符的Bug,還請發現的太太們告訴我,文名苦手之後也許會補上_(:3 」∠ )_
詩句來自艾蜜莉·勃朗特的《憶》

----------

 

你冷嗎,在地下,蓋著厚厚的積雪

    遠離人世,在寒冷陰鬱的墓里?

    當你終於被隔絕一切的時間隔絕

    唯一的愛人啊,我豈能忘了愛你?


眼皮微微顫動,Baggings先生瞇著雙眼開了又闔,陽光暖暖的照上他毛茸茸的腳背把它們塗成一片棕金色,又順著小腿側爬著,一直到光彩攀上臉頰他才緩緩的推開棉被,讓雙腳滑進柔軟的紫藍色拖鞋。
拖著懶散的步伐踩進廚房,隔壁房裡的睡蟲還在打呼,他打了個哈欠開始擺弄起鍋具。

「Bilbo,你今天穿了野牡丹!」Bilbo踏進客廳的第一步就聽到大喊,Frodo眨巴著眼睛像是發現什麼新奇的事,「是啊,快過來把你的早餐吃完,吃完才能去玩。」

小傢伙吐了吐舌頭,轉移注意力大失敗,他清了清喉嚨拉著長音「Bilbo-拜託-」「不行,你快點吃完就能快點出去。」

Bilbo板著臉搖搖頭,臉上大寫著"狗狗眼對我是沒用的",Frodo只能乖乖的從門口移動回位置上,一坐上椅子就開始埋頭苦吃。

不到幾分鐘大碗就被清空,男孩一下子跳下椅子又三步併做兩步衝向門口,背後馬上傳來Bilbo高聲大喊「小子!你還沒有休息!」「你剛才沒有說!」

聲音還在屋子裡迴盪人已經跑不見了,而他居然還記得要關上門,Bilbo笑著搖搖頭,等一下那小傢伙肚子痛可就與自己無關了,他把注意力放回眼前稍涼的餐點上。

-----

    如今我已孤單,但難道我的思念

    不再徘徊在北方的海岸和山崗,

    並歇息在遍地蕨葉和叢叢石南

    把你高尚的心永遠覆蓋的地方?


Bilbo翻找了好一會才找到那墨綠色的馬甲,被放置多年的布料早已是老舊不堪,更別提它之前受的折磨,有些扣子更脫線的嚴重,但那不妨礙它還是他的最愛。
他坐在床邊一針一針將每個鬆脫的扣子重新縫上,把每一個多出的線頭剪掉,花了好些時間才完工,細微的工作揪著Bilbo蜜糖般棕色的眼睛發酸。
這雙眼睛果然是不中用了,Bilbo嘆息的展開衣裳,用力眨了好幾下眼睛穿上它,讓他意外的是自己不但穿得下並且似乎更鬆了。扣好扣子後只是拉了拉確定不起皺,Bilbo才走出寢室。

他不急著準備下一頓飯,但Bilbo Baggins家的下午茶是個大份量,雖然還早他還是慢吞吞的攪和起麵糊。

Frodo會用完早午餐才回家,和那個叫做Sam的金髮男孩,Bilbo想了一下,那是一個勤勞能幹的小夥子,經常會來袋底洞聽自己說故事,但更常是跟著Frodo嬉鬧。
青春期的孩子總愛往外跑,尤其在星光點點的精靈歌聲下,Frodo經常跑到夏爾邊境去探險,有Sam的陪伴能讓Bilbo放心些,他們可以照顧彼此。

早些年的時候Bilbo一直擔心著哪天他們遇上的不是優雅的精靈而是一群殘暴的半獸人,他沒有告訴其他人他的擔憂,畢竟在Hobbit們眼中他已經夠古怪了。但就像密林的楓紅落不到夏爾的籬笆,夏爾是個遠離一切的西方小村落,Bilbo一直都知道,除了神出鬼沒的巫師以外很少有其他種族會踏上這片土地,他們會是安全的。

現在他不再限制Frodo出遊,只祈禱這孩子能夠一輩子快快樂樂的,也不要受什麼傷才好。

麵糰已經送進烤爐,他才不相信Frodo說那些吃不完,囤積食物是Hobbit的美德。

Bilbo擦著手,看著麵粉像雪花一般紛紛飄落,用力的甩了甩頭把這奇怪的意象扔到腦後,當務之急是找到他的茶壺,下午茶沒有熱呼呼的茶來搭配可是大忌!
他已經找過廚房和寢室,書櫃旁的矮桌跟沙發,甚至連床底下都看了一眼,老Hobbit最近總想不起來茶壺在哪,這可不好,Bilbo緊蹙眉頭思考,最後還是放棄了去想茶壺的下落,或許沒有茶也不是這麼嚴重,畢竟他的客人不會介意。

-----

    青春的甜愛,我若忘了你,請原諒我,

    人世之潮正不由自主地把我推送,

    別的願望和別的希望纏住了我,

    它們遮掩了你,但不會對你不公。   

 

陽光正好滋養夏爾,Bilbo直直走向外頭,好幾個日月以來他早養成習慣在麵團受熱的期間到庭院休息。
就如所有的好Hobbit的花圃一樣,Bilbo的花圃也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花草,但那些大多是在Frodo來了之後才開始重新種植,原本的那些花兒似乎是受不了一個粗心的Hobbit紛紛垂頭喪氣,而Bilbo絲毫不在意鄰居們的碎語,他沒有心思去照看它們。

直到他接了Frodo回到這個太大的房子,一頭黑髮的孩子眨著藍色大眼睛苦惱的問自己的眼睛是什麼顏色,Bilbo想摘朵花來告訴他卻發現任一朵都是衰敗的灰,他才意識到自己荒廢那裡太久了。

花圃跟當時一比很難想像是同一個,最大的改變就是那多了一棵橡樹,生長得繁盛壟罩了一大片陰涼,小時候Frodo玩累了會直接睡在草皮上,每次都要Bilbo抱回屋內,有時候太熱了,他就乾脆把孩子抱在懷裡在樹下乘涼。直到現在夏季的夜晚如果Frodo乖乖在家,Bilbo偶爾還會切幾塊西瓜讓他抱著吃,和他數著哪些星星又是什麼名字。

他曾經擔心過種子會掩埋在霜雪之下停留,但夏爾終究是個暖和的地方,細心照顧下當時的橡果現在已經萌芽成一棵大樹了,Frodo曾仰著頭問會不會長到天空那麼高,星辰在那雙藍的能溢出水來的眼中熠熠發光。
「不會,頂多像山那麼高吧。」他跟孩子打趣,Frodo興奮的尖叫,還一直說總有天要順著樹爬到山上去,一個富含冒險精神,不那麼Hobbit的孩子。雖然他現在也沒有大多少,但總算是知道樹不可能長那麼巨大,那陣子還跟自己鬧脾氣來著。

意識到的時候Bilbo已經在躺椅上坐了好一會,他仰頭就能看見枝葉繁盛密密的把天空分成好幾小塊,陽光透著樹葉一層一層打著最終還是沒法落在草地上,仰著脖子痠了,他向後靠好在椅背上翻起書來,打從回到夏爾後他就沒什麼事可做,日常的家務外他偶爾會幫忙下田,但也僅限於此。以往的興趣無法重拾,他除了養孩子就只剩看看那些一直沒有看完的書,不過最近他倒是找到一個消磨時間的好方式。

語言對他一直是富含魅力的,除了通用語外他自學了點精靈語還說的不錯,現下他閒得發慌,再多學個一種也不是什麼難事,何況這本書得來不易,是老朋友送給自己的禮物,等他學會了以後他肯定要給他們寫信,他等著嚇那些頑固的石頭們一大跳呢。

Bilbo哼哼的想著,手指撫過歪曲的文字。

-----

    再沒有遲來的光照耀我的天字,

    再沒有第二個黎明為我發光,

    我一生的幸福都是你的生命給予,

    我一生的幸福啊,都已和你合葬。

     

    可是,當金色夢中的日子消逝,

    就連絕望也未能摧毀整個生活,

    於是,我學會了對生活珍惜、支持,

    靠其他來充實生活,而不靠歡樂。

 

再次張開眼睛時身上多了一條毯子,Frodo回家了吧,Bilbo用手背抹著模糊的眼眶,伸展了一下確定關節們都安靜了後才緩緩站起,外頭是有點涼了,只是站起來的時間夜幕就降下得連殘陽都不剩,他摺好了毯子晃著晃的走回屋內。

他錯過了下午茶,最近總是這樣不小心就睡著,自己是無所謂,但小傢伙肯定餓壞了,一想起這點Bilbo就加快腳步,眉頭緊皺的責怪著自己,同時Frodo卻從屋內竄了出來。

「Bilbo,快來吃晚餐!吃完才能睡覺。」

他淘氣的喊,喊完就跑過來拉自己的手,但不是那種孩子氣的強拉硬扯,Frodo很小心的撐著Bilbo而不想讓他發現。

Bilbo想說他還沒有脆弱到需要別人攙扶,但他不會戳破孩子的好意,他只是跟著走,嚐了一口晚餐(其實就是三明治)後看著Frodo,果然才一小會他的肚子就咕咕叫了起來,看著孩子困窘的紅了臉小聲的說他有吃下午茶,Bilbo只是笑出了聲了然的走進廚房。

番茄煮過翹起了花邊,伴隨洋蔥和培根被奶油炒過的香氣,晚餐擺盤上桌香氣四溢,他還是找不到他的茶壺。
「Frodo,你有看到茶壺嗎?」他向門口大喊,不一會黑髮的小腦袋就湊近眼前說「你放在書櫃上面,給你。」連帶著的還有完全被遺忘的茶杯,Bilbo正要伸手去接就看到小傢伙又縮了下手「要幫你嗎?我可以泡茶。」他說著就打開了水,Bilbo只是點點頭就由他去了。

晚餐後Frodo異常乖巧的把碗拿去清洗,盯著對方走遠的背影Bilbo思考起今天是什麼日子。
Frodo是個乖孩子,最近已經不常闖禍了,就算有也是無傷大雅的小事,是有什麼想要的嗎?但是Frodo知道他可以直接說,他思考半晌都沒有想出什麼來,年輕人的心思他是不懂,Bilbo想,又過了多少年月,他已經成為一個不算耆老卻也不年輕的Hobbit了。

但身體的衰退卻是感受得到的,他越來越記不清一些事,就像那把茶壺,但更常遺失的是茶杯,有時候他只是隨手放下茶杯再一會就記不起在哪,就連想循著走過的路去尋找都要想好一陣子。

幸好有Frodo一直陪著自己,也不會對於自己糟糕的記憶力生氣,甚至每一次都會幫忙翻找不找到便不罷休,這對年輕氣盛的小夥子來說特別難得。已經清洗完畢的Frodo正好走出廚房,他展示了一下自己濕漉漉的手咧著嘴笑,Bilbo只是看了一眼就指示他去擦手,那孩子卻蹦了幾步把水全抹在自己臉上就跑得不見人影。

「晚安Bilbo!」

果然還是個孩子,Bilbo笑著把臉抹乾,方才想著的事倒是全忘了,那倒也不是什麼壞事,不是嗎?Bilbo對自己說。


     我禁止我青春的靈魂對你渴望,

    我抑制無用的激情進發的淚滴,

    我嚴拒我對你墳墓的如火的嚮往——

    那個墓啊,比我自己的更屬於自己。

他想他快要忘記了。

忘記那人刀鋒般的眉挑釁時惹人惱怒的角度,偶會在粗糙的唇覆上時撞上的鼻梁,矮人王子毫無疑問是好看的,甚至能說上完美,奧力雕刻的五官挺立英俊,Thorin卻總是躁鬱,就連Bilbo也不常看見Thorin笑。
在路程初期,一個品性良好的Hobbit肯定要受到矮人領隊不少怒火和咒罵(比他這輩子聽到的還要多),Bilbo哼了哼聲,就算後來Thorin合握著掌心中太小的手,揉捏著憋了好久,久到Hobbit都不耐煩了,才嗑嗑巴巴的吐出一句挽留的請求,在得到同意後,Thorin也只是小小的放肆了一下嘴角就板起面孔,畢竟無論是誰都無法在巨龍的烈火前欣喜若狂。
長久以來的苦難摧殘磨去了笑容,髮間染上融不去的風霜,那些應誓言割下的鬍子在最後也沒有來得及看他漫長,但Bilbo喜歡鬍渣親吻時磨蹭臉頰的搔癢,喜歡自己引以為傲的小肚子被撓得點點紅痕,那雙曾被龍病遮掩但看著自己時清明的銀藍,每天每天都在夜晚時來訪,那是他黑暗中唯一的光。

他已經忘了他們之間的太多事,但在他僅僅記得的瑣碎裡,無論何處Thorin都在,彷彿這幾年來他都與自己相伴在夏爾,彷彿他從未離開過。

他已經能夠想起他而不落淚,不需要忍耐,也不會快樂,就只是這樣靜默的,看著他的身影消散在每一處。


所以他想,他快要能忘記他了。


就像Thorin希望的那般,就像Bilbo知道的那樣。

------

    即便如此,我不敢聽任靈魂苦思,

    不敢迷戀於回憶的劇痛和狂喜;

    一旦在那最神聖的痛苦中沉醉,

    叫我怎能再尋求這空虛的人世?

评论
热度(21)
  1. AlecNights游蕩小淤淤 转载了此文字

© 游蕩小淤淤 | Powered by LOFTER